最火辣的搞笑日志 让我觉得扬眉吐气了一回

一、女友今早留了个字条:姨妈还是走了,临走的时候她叮嘱我,叫我撕掉护垫儿,重新做人。

 

二、一个80多岁的老头儿坐在墙根儿哭泣。俺爹见了,火就来了,这儿女也太不孝顺了!于是问:大爷,谁惹您生气了?跟侄子说,我替您出气去!只见老头抹去眼角的泪水,抽泣着说:“我爸打我来着……”这时,一个更老的老头(约90多)拄着拐杖出来:再哭永远也别进家门……

 

三、学姐和一个gay合租。有天晚上回来,学姐心情很沮丧,然后那个gay就很体贴地给她烧了碗面吃。在端给她的那一瞬间,学姐突然觉得很温馨,于是很感激地说:“要不咱俩就这么凑合过算了。”没想到gay一下子从凳子上蹦起来,冲她连连摆手道:“不行不行,那可不行!你没男人要,我可是有男人要的~”

 

四、我上大学时跳过一个巨可怕的集体舞,需要急速摔倒、高抬腿等暴烈的动作。大家没练几天就都不行了,浑身都是青的,有的腿部肌肉还拉伤,我伤得比较厉害。

下午我去上课,在三楼,我的一条腿根本抬不起来,就那么硬往上走,简直就是把那条腿直着往上送。正走着,听见后面一个女孩跟她男朋友说:“还是大城市的学校正规一些,在我们老家,这种小儿麻痹的根本不能上学。”我狂晕……

222

五、系里两个学生打架,责任完全在打人的一方,被要求在年级大会上做检讨,该坏人写了一篇暴长的检讨书,提到打架细节时说道:当时我们正在吃饭,因为一个问题发生争执,我作为一名学生干部,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,对他忍让客气,然而他却忽然拿出一把明晃晃的东西指着我,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慨……刚说到此处,辅导员终于忍受不住了,冲上讲台问道:明晃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你说清楚!坏人沉默数秒曰:饭勺。

 

六、春运的火车实在太挤了,旁边一MM扛不住了,就问我能不能挤挤坐会儿。可三个人的座位都坐了四个人,而且座位之间的空档里也站满了人,要是换我站这么挤的地方,我站不下呀……正犹豫着呢,MM实在是累狠了,什么都不管了,“太累了,就坐你腿上吧!”然后一屁股坐上来,为避免尴尬,她还一边跟我聊天一边打趣道:“其实这样也不错,还能混个软座呢~”话音未落,MM起身惊呼道:“啊——看来得意得太早了,‘软座’变‘硬座’啦!~~~”

 

七、前段时间带外甥女去极地馆看企鹅,小故娘一脸好奇地拽着我手,问:“小姨,为什么这里的企鹅都是男孩子呢?”我说:“怎么会呢?里面一定有女企鹅的啊…”她不高兴地撇了嘴:“才不是呢,我知道,女企鹅都是头上扎个蝴蝶结的!”我日,腾讯,别跟我说这事儿不是你干的!你丫还我一天真烂漫的外甥女!

 

八、昨天去下乡考察,真正让我觉得扬眉吐气了一回!

那天我们两个人正在田间的小路上看庄稼的长势,远远的看到一群老外在围着一个当地的农民比比划划的,出于好奇,我悄悄的走到他们后面不远处,想听他们讲些什么。那几个老外(大概是美国人),一边翻着一个类似英汉词典的小册子,一边用很不标准的中文发音:如何、我、到达、外围。我想,哦,应该是在问路,很好奇我们的农民兄弟见到老外怎么说。那个农民兄弟一脸茫然,我想,唉,大哥领悟能力太低了吧?老外一看他听不懂,更急了:WE、我、大家、去、走、想要。那个农民兄弟还是一脸茫然。老外更着急了,开始跺脚,冒汗。这个时候这个五十多岁农民对着这群手舞足蹈的美国人,说了一句让我觉得这次下乡考察收获最大的一句话:Can You Speaking English?

你可能喜欢的…